快穿之男主又被炮灰掰弯了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七章 总裁的联姻小娇妻(十七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白母见此连忙站起身,想过去看看自家宝贝儿子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司言却先她一步起身,快步的走向白绵阳。

    白绵阳看见司言过来,便微不可察的向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司言见此眉头微皱,轻声道:“不准跑。”

    白绵阳闻言便瘪了瘪嘴,乖乖的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的手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角,虽眼中带雾,却努力咬唇不让眼泪流下来。

    他想,言言一定是因为自己爱哭,所以才不喜欢自己的。

    而这时,白荆南也听到了厨房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连腰上的花色围裙都来不及摘下,便着急忙慌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见外面的一片狼藉,他不由诧异道: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司言双手紧握,面色淡淡的看着白绵阳。

    他的理智告诉他,他现在应该跟白荆南解释状况,将自己从这场混乱里摘出去,最后再帮白家处理好这场小小的突发事件。

    这是对他而言,最好的处理方式。

    但最后他只叹了口气,目光温和的看着白绵阳,轻声道:“脚腕儿痛不痛?”

    白绵阳闻言一愣,慢慢低头看向自己的脚腕。

    素日里嫩白的脚腕,此时已被滚烫的汤汁烫出了不少红色的印子。

    在脚腕儿上方还有几条被碎瓷片划过的细长伤痕。

    看到了伤口,白绵阳才后知后觉的感到从脚腕儿处传来的灼热痛感。

    他红唇微颤,想坚强的告诉司言,自己不痛。

    但出口的却是略带委屈的一句软话:

    “言言,我痛.....”

    白母听到儿子喊疼,表情更急了。

    但还不等她走到白绵阳的身边,司言便向前一步,弯腰将白绵阳打横抱起,转身走向楼梯口。

    白母见此,急忙出口阻拦道:“司言,你快把阳阳放下来,他脚腕有伤口呢。”

    司言闻言身子一顿,他侧过身对夫妇二人笑道:“请你们放心,阳阳的伤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虽是温和的笑着,态度却是不容置喙的坚决。

    白母看司言说完这句话,就头也不回的抱着白绵阳上了楼,素日里秀气的眉头也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她抬脚刚准备上楼,便被白荆南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她扭头不满的呵斥道:“干什么啊你?”

    白荆南看着她,有些委屈道:“老婆,我好歹也是咱家的当家人,你把事情的经过给我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白母闻言抬眸瞥了他一眼,见他表情委屈,便叹了口气,把事情的经过快速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白荆南闻言点了点头:“司言这人行事有分寸,他们小两口的事还是交给他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白母闻言杏眼微瞪,似是要发怒。

    白荆南见了赶忙说道:

    “而且人家司言已经同意给阳阳找心脏了。”

    白母一愣,也不跟白荆南生气了,急切的问道:“那他都要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走了很多股份啊?”

    白荆南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拉着自家夫人走到客厅,吩咐管家去把那片狼藉处理一下后,才慢悠悠的开口:

    “股份他一点没要,最后只要了一个一百万不到的小项目。”

    白母闻言双眼瞪大,不可置信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....这怎么可能,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,怎么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?”

    白荆南坐在沙发上,端起茶杯,吹了吹里面的茶汤:“他愿意做这亏本买卖,说到底还是因为咱家阳阳。”

    眼见自家夫人仍是一脸的不理解,白荆南抿了口茶轻笑道:

    “因为司言对咱家阳阳啊,并非无情。”

    而在楼上白绵阳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司言将白绵阳放在床上,自己去了一旁寻找医药箱。

    白绵阳抱着腿,坐在床上缩成一小团,也不说话,只眼圈红红的看着司言的背影。

    司言拿了医药箱,便走到了白绵阳的身旁,语气温柔道:

    “乖,把裤子脱了吧。”

    m.shubao8.org 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;